我与母亲的回忆录(8章终)转折点
长篇H小说

作者:H小说吧     阅读:
收藏本书

这个礼拜中,我搔了好几次母亲的掌心,母亲没有拒绝,不过都是用那美臀,蹭的我鸡巴一次又一次的硬起,无论是我站在后面用鸡巴挤弄娇臀,还是躺在床上,让母亲背着我扭动水蛇腰、美蜜臀,最大的突破算是可以浅交了,我不知道这么形容对不对。

只记得好像在某篇文章看过有人说过,就是母亲的大腿,连同私处,包夹我的鸡巴,让我可以扭摆腰间,前后猛插、猛蹭。上次洗衣机上是正面,而也有试过从后面,不过那是后话。

接下来,我就说几篇我跟母亲温存的,几个突破点。分别是母亲愿意帮我吸允鸡巴,以及在偷情过程中,可以让我摸摸身体,重点应该是母亲那张嘴,肯愿意帮我吹了,不过事情也没这么容易就成功的。记得本来是放一个礼拜,后来因为可以跟母亲温存,所以就通知学校那边说,一个月后才回去。

今天晚上与母亲的洗衣机板上浅交结束,在母亲那大腿肉穴夹蹭至射精。我躺在床上,看了还依然坚挺的鸡巴,自己套弄了起来,想着母亲那娇羞的脸蛋,可口的小嘴,还有那阵阵闷哼呻吟的表情,怎样都能让我在硬一次。

我蹑手蹑脚的起来,将耳朵靠在母亲闺房门上,看能不能听到母亲在自慰呻吟,我猜母亲也很久没有受到这么大的刺激,可惜啥都没听到,只能硬着鸡巴入睡,不想把精液浪费在自己手淫上,到不如靠母亲的身体宣泄而出。

早晨,母亲在餐桌前吃早餐,我坐母亲旁边吃着买来的粥和豆浆,餐桌是深绿色大理石圆桌,连石椅也是,圆型小小的,却是沉重无比,只能靠手拖拉,父亲喜爱买骨董,就连家中坐椅都是中国风木头雕刻而成,我一直跟母亲眉来眼去,母亲见我盯着她看,表情却没像昨晚那么主动,也没那么的热情。

我说:“妈。这豆浆是给我补身子吗?”说完立刻在母亲手臂上搔了个搔,母亲眉头微微皱了个皱的说:“大家吃的,你现在想补身子吗?晚上在煮麻油鸡给你吃。”

听得出来语气有点冷淡,毕竟激情乱伦后,脑袋也冷静了不少。我故意把头移至母亲耳后,缓声的说:“昨晚出火后,那之因为太舒服,又硬了一整晚,所以早上就特别……”

我抬起了身子,挺给母亲看我的跨下,那冗起的高高裤裆,代表我那肿胀的鸡巴,母亲没说话,继续说。又来了,每次都这招,欲擒故纵,一下熄火,一下点火,搞得我都想爽不知从何爽起,不过我虽有在脑海里强奸母亲几千次的画面,却不敌一次真实的母亲肉臀挤弄鸡巴,只好独自冷漠的坐下,继续吃我的早餐。

我不死心的在搔了个搔,这时小妹也起床来吃早餐,开始跟母亲闲话家谈,我看没戏唱了,准备草率吃一吃走了,赌赌母亲等会会不会来我房间吧。母亲用她腿碰了碰我一下,在桌底下摸了一下我的大腿。

我暗笑了一下,看母亲那虽然没放在心上的表情,不过既然我都要求了,自己斟酌一下,还是决定帮帮我了,就用脚示意,让我知道母亲愿意帮我纵慾.我暗爽的坐了下来,只要等到小妹吃玩离开,就要牵着母亲那小手,拉进房间里,看是要母亲将那水蜜桃肉臀压在我腿上,还是那双纤细白指,握着我的鸡巴上下抽动,当我想完后等等要怎么做的时候,小妹好像却一点都没有要离开的样子,急的我在桌底左手一直搔着母亲的右手,像她示意我慾火旺盛,在不浇熄,就很难受了。

而母亲身穿一肩低胸短T,我从侧面一直可以看到那对高耸的双峰,左半乳球随着母亲身体的移动,而微微的晃动乳波,更是看我的心痒难耐,尤其是那对水蓝色的胸罩,沿着低胸的边缘,把那对奶子整个撑了起来。

而此时我早已经双手在桌底,不停的爱抚母亲的右手,好滑好嫩,手掌内心软嫩,不停的摸啊摸,先暂时解解慾,母亲见小妹聊开了,也不好意思打断,就任由我摸着对玉手。

我好想像那乱伦文章一样,在餐桌底下,叫母亲帮我手淫,我在搔了一次,将母亲的手放在我那一跳一跳的裤档上,母亲先是慢慢爱抚几下,便收手并且用眼神告诉我,这里可不行。

我只好等到小妹吃饱聊完,扭着那圆润屁股在我面前走回房间,我早已经被定到整个脑袋发麻,想射不能射,母亲把下巴靠在我左肩上,对着我呵气的说:“忍的很难受吗?”竟然还有心情开玩笑,我只好搔搔小手,把嘴靠向母亲嘴巴,母亲先是挡了个挡说:“你妹在家呢,被发现怎办?”

我偷亲的一下蜜唇,那淡淡的唇香,在我嘴上,更是让我亢奋,我跟母亲说:“这可不行啊,那不就又要等到晚上,忍的难受啊。”我露出一脸哀怨表情。

母亲想了个想,把那穿着宽松超短裤的屁股给抬了起来,走向自己的房间,我在门外等了一会,母亲换了件短裙,把我推向我的房间,我坐在椅子上,而母亲转身将嫩臀紧贴在我鸡巴上,两腿张开跨在我的大腿上,很像A片里面,那种抱着女优从后面干的模样。

而我们母子只是没有插入,只有在内裤上磨蹭,我先把鸡巴往母亲股沟摆,让母亲扭动蛮腰,可能母亲双腿张开往后的关析,那股沟更是把鸡巴夹的更紧,随着包皮包覆龟头,在母亲那丰润雪白的美臀沟里,一上一下的露出龟头,又被夹挤回去,上下幅度先是慢,慢慢的磨蹭,夹住,慢慢的下来。

母亲双手扶住她肉穴下的椅子,我在母亲耳后问说:“妈……能不能把内裤翻开,整个摆进去,在用内裤盖好,扭动揉挤我的鸡巴,还有……”我在后头看不到母亲的脸,只见母亲的波浪长发不停的上下晃动,母亲娇声说:“还有什么?”

我的大腿跟腰部不停的把母亲上下顶弄,母子俩人在椅上的上下震动的动作越来越大,我说:“我双手能不能掐着你大腿内侧,这样我加速的时候,比较好出力。”

房里开始出现母亲的闷哼声,母亲一个“嗯”我就双手捏着母亲大腿,手指爱抚着的腿侧私处,指尖刮搔母亲三角肉穴旁的嫩肉,让母亲不自觉的发出一声娇喘,听的我更是爽硬。

而鸡巴早已经被我从三角内裤旁边挤进去,母亲那美臀上的内裤,左边整个露出半边屁股,随着我大腿的撞击,撞的那大腿臀浪四起,美臀的上臀肉不停的晃动,而我心想,如果我把鸡巴从沿着屁股往下转一圈,不就是那肉穴蜜壶,而我鸡巴下面是母亲的三角内裤。

我想到一些A卡里的情节,在电车上,一个痴汉把鸡巴从女学生后面挤进去,鸡巴上面顶着私处,不停的前后抽动,甚至还有把鸡巴塞进内裤里,鸡巴上面是小穴,下面是内裤,整个内裤被小穴的淫液给怒的滑溜溜的,而龟头不停的把内裤前端给往前顶,鸡巴整根跟肉缝不停的磨蹭。

蹭的那女学生淫水直流,我想我如果可以对母亲这样,不知能有多好,我开始想像把鸡巴在母亲内裤的抽动,那滑嫩粘液,龟头前摩擦内裤的手感,说不定母亲还会用掌心帮我搓揉龟头,透过内裤用掌心包裹着,直到射精后,整件三角内裤都是我的精液。

我双手扶着母亲的柳腰,母亲转头对我说:“还没好吗……母亲昨晚被你那样折腾,大腿和腰很酸啊。”

我马上从那幻想拉了出来,母亲已经愿意帮我纵慾,我怎能在得寸进尺,更何况我身强体壮,母亲久没被我这样欺负,身体也还在适应我的精强性慾,我怎还能幻想到,最后甚至还插入那蜜壶,不顾母亲的愿意,直接强奸了她,正所谓吃紧弄破碗,我可别在精虫充脑,让这娇母离我而去,不愿再替我一解性慾.我见龟头在股沟内裤里蹭的差不多了,右手从后头捧住母亲前身,左手拉住椅子左侧,一个旋转,让母亲趴在书桌上,而母亲倦累的身体,还有那母子乱伦的挑逗,早上吃完早餐后便在儿子房里偷情,即使只是儿子单方面的纵慾,但比上以前,被儿子强逼手握鸡巴,嘴被狂吸,无时无刻的被骚扰,捏臀、爱抚、掐奶、摸腿,哪次是自己愿意?所以心理上抵抗大过于身体上的性刺激,而愿意帮儿子出火,医院病床上的扭臀,其实当下去厕所洗那充满腥味的黑色外裤时,我的内裤早已经湿的一塌涂地,还好没把床单弄湿。

那一次真没想到我会淫液再起,以为顶多私处搔痒而以,没想主动的挑逗、爱抚,更让我心理上充满乱伦般的快感,我甚至说服我自己,只要别插入,就不是乱伦,这不是跟那乱伦小说一样吗?只是帮儿子解解慾而以,更何况我已经答应了,我是真的单纯的想帮儿子爽至射精吗?不知道、肉穴搔痒,寂寞难耐。

洗衣机后的那晚,我足足在房里手淫了好几个小时,我故意把口鼻塞在枕头里,我怕会有人听到。我不敢承认我跨过这乱伦之界,我还在挣扎,在每一次替儿子纵慾后,为什么儿子总是能让我高潮呢?是因为那炙烫的鸡巴,即使只是摩擦的,哪怕只是想像儿子裸体站在那里,健美结实的身体,183的身高,那挺粗硬的鸡巴,挺向天际。

我将鸡巴从母亲内裤里拔出后,将母亲双腿抬起,让她弯曲的跪在我大腿上,而上身像那狗爬式的趴在书桌前,扶助母亲的肉臀,缓缓的往下移动,如果是普通人的话,早就因为这个姿势时脚筋开始疼痛,而母亲柔软度极好,就像日本跪坐一样,只不过大腿是张开的,没青蛙腿全开。

老实说,我发现母亲这腿压在我大腿上时,那匀称的小腿上,压着母亲雪白的大腿,双腿各有长处,而我的大腿如果张开,母亲的腿就被我拉着跟着一起张开,反知合则开、开则合,不过我也只是普通张开而已。

我搔了搔母亲的手,母亲上身本来趴在桌前,见我这样,将上身一挺,靠在我胸膛上,转头侧脸的看这着我,那眼神如媚,杏眼半开,整张脸已是一半害羞、一半享受却不敢太表现出来,可能怕儿子发现母亲自己也在这快感之中,那张蜜唇说:“怎么了?”好酥麻的声音,跟以往都不一样,难道这才是母亲享受性爱的真正声音吗?

我想到年轻母亲,每当父亲从军放假回来,听说都一定要直接硬上,不管时间、地点,而母亲传统台湾女性,知道丈夫性慾强、又在当兵,只能任由他在身体上的宣泄,而被操的两腿酥软,站不起来,依然是趴在床上,让丈夫爱抚挑逗,私处淫水干了又湿,湿了又干。

又如同那野兽般的猛操娇妻,把母亲整个往后人生的性事,教导的无一不知,知道如何真正使男人高兴,让男人对自己为之疯狂。而以前曾听说,父亲爱上母亲的那张美脸,尤其是表情,及使平常冷漠不常笑,却在房里恩爱之时,更懂得摆出一张娇媚眼神、让你很想要,却又不舍得太粗鲁,就是这点才让父亲年轻时更是猛插。

直到生了我跟我妹之后,母亲有了人母的模样,开始把自己包装成慈母,渐渐不把那房事的情绪,在外面表现出来,随着开始敷衍丈夫后,父亲也开始在外面一解慾火。

每次我都会听到一些风声,说父亲好像在东区有个套房,专门带女人回去做爱的地方,不过母亲却从来都没有过问,也不把这事放在心上,反之全心全意的照顾我和小妹,让我从小到大衣食无缺,过着与常人无异的生活。

听完这声勾魂迷声之后,我忍不住一个环抱,将头倚在母亲粉颈上,带着歉意说:“妈……以前我总是不乖,欺负你,现在我知道你愿意了,我答应你,我将爱你一辈子……”

母亲突然一个扑滋而笑说:“什么时候嘴这么甜了?还不结束?你在不结束才真正是欺负妈呢。呵……”我将鸡巴顶在母亲的肉缝上,而隔着内裤我能感到那耻丘的鼓起,我学昨晚的浅交,不过昨天是正面,今天是反面。

我将双腿并拢,母亲的大腿也一同夹起,大腿内侧和私处边的嫩肉,加上蜜壶的微微凸起,还有我铁柱般的鸡巴,龟头随着斜上方缓慢的挺起,我搔搔手心示意,将右手五爪微掐一半臀上肉瓣。

母亲看了我一眼,没说什么,就自己两手张开、伸直,手掌朝下撑在书桌上,整个美背如那月亮般的弯曲,而屁股自然噘翘起,我将我身子往下滑了一点,配合母亲那大腿蜜壶夹成肉壁,左手扶柳腰、右手掐屁臀,开始了剧烈的上下摆动,跟昨晚的正面浅交,硬是另一种不同的风味。

空气中弥漫着母亲的呻吟,不过很小声,非常小声,应该是担心隔壁房里念书的妹妹,此时我加快自己的胯骨上的抽动,毕竟射精的爽度,是靠男人自行的感觉,毕竟女人没有心电感应,只能凭经验知道到你快射了,但是不知道你什么时候会真正射出来。

而母亲知道我的敏感带在龟头,所以一样将手掌心凹成一个小碗装,放在她的平坦的小腹之下,随着我龟头一上一下,手腕上下摇晃,用掌心肉摩擦的我龟头,简直是第二重的性刺激,当大腿的肉壁、手心的贴挤、还有那淡淡的哀声,我再也忍不住了,右手上的肉臀,臀浪涟漪;左手上的柳腰、扭动肉臀。

即使看不到母亲表情,那美背、秀发、肉臀,三位一体,视觉上的冲击,让我屁股一个夹紧,两手把母亲双腿扳开,把龟头顶在母亲肉穴上,隔着母亲内裤射满浓精。

而母亲好像知道自己的私处沾满腥臭的精液,虽然只有隔一层棉质内裤,不过这种已经达到真正性交的临界点时,整个身子抖了个抖,全身酥软把双腿合起,抬了抬屁股,整个短裙早已经被我拉到乳球下缘,而大腿从肉穴渗出的淫水,湿了内裤、沿着对大腿流下。

母亲拿了旁边的卫生纸,整理一下,而我鸡巴上尽是精液和母亲的爱液,我先让母亲赶紧去闺房里的厕所,洗个澡,而我看我整个大腿都是滑液,在那台灯下照射下,更显的晶莹剔透。

我想着最后母亲抬臀时,那肉臀抖了个抖,应是那高潮所造成淫水,母亲在整理时的娇脸,满脸通红、气喘吁吁,在我腿上捏了一下说:“今天一整天可让我好好休息,别在搔搔手心,知道吗?”

我此刻又搔了母亲纤手说:“那可不可以让我搂着母亲一会,亲一下?”

母亲翘了小嘴,娇嗔的眼角看旁边,满脸尽是又羞又甜。我也当母亲应允了,搂住蛮腰,坐在桌上,把母亲左脚抬起,跨压在我腿上,左手扶顶住母亲后腰,右手捧着母亲那水嫩翘臀的左半边,一个左手搂进我胸膛、一个右手捧抬母亲下身,让母亲正面对着我。

而我半软的鸡巴,在母亲那沾满精液的内裤下,互相挤压,而母亲的右半嫩臀则在我的右大腿上,母亲的左脚微微只撑着身子重心,我在一个左手从母亲后腰左侧绕到右腰侧,手掌打开,在将一次将母亲的身子整个拥入我胸口。

母亲媚眼如丝,娇滴般的脸庞,我故不得母亲愿不愿意,将母亲下巴托高,一个眼神互相对看后,张嘴便是一阵狂吸,那香软的朱唇,甜如蜜糖的口水,在加上母亲身上的香汗。

我将右手轻柔母亲那雪白的翘臀,不过只轻揉了几圈后,就被母亲的左手拉起,扶在腰上,不准在往下摸了,而口中母亲的牙关,在我舌头不停的挤弄之下,终于敞开那贝齿,生涩伸出舌头。

母亲不只多少年没有舌吻了,整个那灵舌技巧早以生涩,本来不打算让儿子破那牙关,不过上次那医院儿子的挑逗,用那手指轻抚自己的香唇时,早已经被挑逗得一身慾火,不过还是只让儿子吸、咬、拉、夹,自己的那上了粉红蜜霜的唇蜜,在儿子的各种吸吻之下。

这次终于张开口腔,两条水龙灵蛇般的交缠、在儿子的带领下,时而双龙互相画圆缠绕,时而舌尖互相挤压,尤其是儿子那强暴般的猛吸,更让自己整个脑袋一片空白,胸口的低胸乳球,不停的随着胸口起伏挤压儿子的胸肌,此时此刻,母子偷情后的温存,竟让母亲的自己,在一次享受到那乱伦高潮快感。

当我吸的母亲眼睛紧闭,鼻息不停的发出“呜……嗯……”之声音时,母亲睁开眼睛,头往后一摆,粉拳轻轻的推了我胸膛,而我嘴上的两片嘴唇,却还夹着母亲的下唇,随着这一连串动作,母亲下半的香唇,被我拉了一下。

看到母亲挣脱我的挣扎,我也放手让母亲而去,而母亲只在我耳说:“在不去洗洗澡,就中午了。”我趁机又舔了母亲耳朵一口,被母亲用手肘顶的一下胸膛说:“你自己说的规矩,怎么又忘了?又要跟以前一样?”

我急忙说:“妈,不好意思啦……”后面声音连我自己都快听不清楚,母亲这才扭臀摆腿的离开我房间,看着母亲那短裙上的皱褶,想着刚刚那短暂的纵慾,呼了呼口气,就去另一间厕所冲澡,洗洗满腿的粘液。

从早上后,母亲中午煮了个饭给我和小妹吃,之后母亲便睡了一整个下午,而我拉了小妹陪我去喝星巴克,实际上是我故意要请她吃,陪她去西门町玩一玩,在去诚品买了几本书,尽量让小妹玩的开心一点。

直到晚上回家,我故意别再想那意淫母亲的幻想,以前是因为得不到,所以不停的想着奸淫母亲,而现在母亲愿意帮我出火,那我又何必老是想那种,让我自己不停硬屌的色情画面。

到不如顺其自然,走一步算一步了,晚上看着新闻,艺人熟女戈伟如四十五岁,还拥有一副三十二D的巨乳,长相还真看不出来,不过跟母亲长的有点差远了,那是后话,不过那对奶子啊,在胸罩挤出的乳沟之下,还跟母亲有的拼,不过少了胸罩的话,铁定下垂,更别提她四十五岁了。

母亲虽然还没真正看过全裸,不过曾在家中看到母亲没穿胸罩,四十初的年纪,在衣服下还看不出有没有下垂,不过那上下楼梯的乳摇感,到时却活生生的在你面前。

我上网跟大学学长聊着,这学长专吃处女,夜店咖,守备范围十八到四十五,还有主场优势,何谓主场优势?就是在外面有自己的套房,专门租来打炮的,因为是租的,也不怕东窗事发。他看我上线,一上线就密我说:“大难不死,必有后福,最近我又搞到一个熟女,超骚的,每次干炮都叫的超大声的!!”

我打个字传过去说:“亏你他妈一脸蠢样,那副奸脸专门淫人妻、破处女,还把的到熟女!?我看你下次打完炮后,后面突然出现几十个的兄弟,说你玩了个大哥的女人,先海扁一顿,在逼签本票三十万,准备去那牛郎店当小白脸还钱吧你,好一点做少爷,惨一点就等着被人肛吧,到时候你还没被肛死,那你说的那八个大字,不用对我说了,自己把那八字真言吞下去,好好留着用吧。”

只见我萤幕上尽是一堆脏话,没办法,大学就这样,哪个人不是这样嘴过来嘴过去,连我们系上系主任都说过,“读死书,不如念出来,活络脑袋,自然记在脑海里。”只不过我读都是不三不四的,所以才满嘴废话。

学长这时知道,多练疯话也只是自己打肿自己脸,就传了张照片,我看了一下,这对中年妇人还真标致,那是在房里拍的,侧面图,一双美足穿着高跟鞋,穿的性感裤袜,屁股上面两条黑扣绳,把丝袜跟内裤扣在一起,那屁股肉整被陷在里面,真够诱人。

对话栏传来一句话,“靠夭,我讲一句你讲十句,这熟女是我在网路上认识的,本身做保险,是个妇道人家,虽然跟老公有定期的性行为,不过你也知道,四十如虎,特别想要作爱啊。”之后都都那学长戳吹嘘他的性技巧,还有那妇人各种淫荡照片。

我细想,现在网路发达,不只年轻人对性开放,想不到连那种有夫之妇,也会被着丈夫偷情,想到自己的母亲,会不会以前也有过跟别的男人上床,或者是背着跟我一样年轻的男人,压在宾馆床上,不停的抽动下身,插的母亲浪声连连,一阵高过一阵。

想到这里,我就不敢在想下去了,自己迷恋好几年的母亲,怎么能让其他陌生男子享受母亲的身体,不过我想或许我是多虑了,母亲早年照顾我们之余,还有研习各种音乐文化、古典历史,应该没时间出去偷情,不过都是自己瞎猜,我想着我该一点一点的慢慢侵犯。

决定先从纵慾中,还可以对母亲爱抚,不然双手腾在那边,好想捏、摸、揉那丰满肉感十足的翘臀,却不行,那对高耸酥胸乳球,在我眼前乳量晃动,弹的我一脸乳香,也不行,那对雪白大腿修长小腿金莲玉足,还是不行。

就剩那双白皙葱指、软嫩手心,滑溜的手背可以摸、搔,顶多就卡卡油,吻个那水漾粉唇、吸的那温舌口腔、闻的那香汗玉颈、舔的那敏感耳垂。

我对我自己说,要慢,不能急,我那运气终于转回来了,母亲还在抵抗乱伦之情,现在对我只是愿意帮我纵慾,而本身对外人的冰冷个性、高傲态度,还有自己的理智线、道德观,那种还不容易将全身给自己唯一的儿子,即使被我挑逗的高潮淫水直流,享受母子偷情快感,不过那也只是局限于家中。

我偷偷开了母亲的闺房,想说叫她起床别在睡了,免得晚上睡不着,没想到门没关、锁没上,轻推一下门自己的就打开了,下午跟小妹出去玩完后,小妹就去那图书馆,而我回来母亲还在睡,所以前来闺房门口。

我除了以前拿内裤手淫以外,那次偷偷进去母亲的房间都是趁她不在,才敢进去,如今进去,母亲看到我进来,不知道会不会不开心,但管他的,毕竟我这是有理由的,哪是又为了自己的鸡巴呢?

我缓步进去,看到母亲背着我侧躺在那床上,床是标准两人用的弹簧床,套着鹅黄色的床套,在盖上消暑的竹席,而母亲身穿一身半透明睡衣,那是件淡紫色的连身睡衣,衣上有些地方有绣上玫瑰刺绣,绣上处为深紫色,淡紫色的地方则半透明,整件薄纱材质,柔软轻薄、宽松好睡。

我屏气猫腰走靠近床侧,从母亲背后方偷偷的仔细观看,只见母亲一头散发,落在自己脸颊以及枕头上,看起来有种颓废美感,更显的狂野,而身子随着呼吸起伏,睡衣肩上两条丝绸般的段带,绕在母亲的香肩上。

我看着那玫瑰刺绣包裹着那团侧乳,母亲病没有穿胸罩,我想绕到母亲正面胸前,淫看那对粉白乳球,但是怕被发现,所以作罢。可惜那深紫色让我看不到乳根,还有乳头,只能凭着以前骚扰母亲时,强揉乳根、五抓掐乳、指按枣头而自行想像这睡衣底下的酥乳。

我把视线移到母亲美背,眼光逐渐往下,来到我最爱的翘臀,在半透明的睡衣下,母亲穿了件黑色丁字裤,顿时让我意淫,我想要求母亲穿这小丁,直接用那弹性十足、臀浪摇晃的屁股,直接跟我鸡巴热贴。

想到这时,我咽了咽口水,继续看着那双乳白大腿,私处和腿侧的嫩肉,已经不知夹射我鸡巴几次了。那双结实修长的小腿,想像母亲穿那膝上诱人半透明黑袜,用那脚掌底部一采我的鸡巴,让我丝袜刺激我的表层,用那脚趾揉着我的龟头,加上母亲坐在高处上,那种女王般的往下俾倪,更是另一种乱伦小说里面出现的角色扮演啊。

我心中真的很想要爬上床,学那A片一样,躺在母亲背后,把母亲右脚抬起来,将我头塞在母亲脖子后面,吸那迷人的发香,把丁字裤给拉开一个缝,将那挺鸡巴直接从下方往上挤进去,不挺的在肉穴里抽送着,母子俩人在床上不停的前后摆动,而母亲却是故意装的不知情,让我一下又一下,顶的那蜜壶淫水直流、舔的那玉颈口水四液。

可惜拉回现实后,只能拍拍自己的鸡巴,退回门口,发出一点音量,叫醒在睡梦中的母亲,而母亲知道自己睡死了,所以也没责怪我进入她闺房,我只好回到自己的房间,上网逛逛网页。

差不多快晚上十一点时,我肚子有点饿,想开车去士林夜市买点鸡蛋蚵仔煎来吃,其实之前老早就想吃了,只不过今天想的嘴馋,我问了问母亲和小妹想吃吗,而小妹减肥说不要,母亲说她不习惯吃宵夜,对身体不好。

我只好拿了车钥匙,走到母亲旁,要母亲陪我去,我说:“那边开车难停,你也知道啊,所以我要妈你陪我去,然后我下车去买,陪我拉,好不好?”

母亲早就知道我又想跟她独处,只好随便换了件衣服,穿了件粉红无袖短T,一件窄管低腰牛仔裤,还有双高跟鞋,母亲说她不下车,而且去的时候她开,我说好,但是母亲又说:“在车上不能对我动手动脚,知道吗?”我点了点头说:“行车安全啊。”母亲这才笑说走吧。

很少看到母亲会打扮着这么年轻,带上长长的假睫毛,上了点浓妆,如果跟那些无名自拍一样,用个四十五度角由上往下拍的话,说不定还认不出来,是个上了年纪的母亲。

想到这时,母亲已经开到夜市附近了,路上一路上都是车,好不容易找到个空位,母亲说不停太久,我就急忙跑去买了个我爱吃的东西,我不吃士林大鸡排,那排队人潮,等我排到,母亲也回家睡觉了。

我买了我最爱的蚵仔煎以及羹汤,就匆匆上车,母亲说:“怎这么快?”我则是说:“不舍得妈你等太久,更何况我也想着妈啊。”母亲憋嘴一笑,就又开回家里社区,看着这停车场,让我想起之前母亲被我强逼的那次。

我在车内搔搔母亲小手,母亲则是不太愿意的说:“这里面车挤,等等有人经过怎办?回家在做好吗?”我早已经慾火难耐,我拜托着说:“妈……很痒,就这里了,你用手就好了。”

母亲头偏一边,将上身转向我这边,而我自己把鸡巴掏出来,虽然没很硬,但也已经半勃了母亲的纤手握住我的鸡巴,轻轻的上下套弄,我手把母亲的波浪长发给拨开,让我能更看清楚母亲的脸。

那一脸娇羞模样,看的我更是跨下之痒,母亲的右手又是扭上,又是转下,忽快忽慢、时而用指尖挤压龟头,时而用掌心握住整根,先是正握套弄,在穿插反套、双手、指缝中穿出龟头,弄得我鸡巴抖啊抖。

母亲把脸靠在我右肩上,我把我头靠向母亲嘴边,摸了摸母亲的手背,母亲那半开的眼睛,长长的假睫毛,正是像那中年的淫荡熟女一样,那种摄人心魂的眼神,刚是看眼睛就三魂七魄都快被勾过去了,更何况自己的下体还在母亲手里,不停的上下搓弄。

我轻吻的母亲的鼻尖,在慢慢的轻下嘴唇,用我自己的两半嘴唇,夹了夹母亲的上唇、下唇,然后深深的一吻,张口开始缠绵,舌头在母亲的口腔里,不停的搅动,嘴吸吮那蜜糖般的唾液,而母亲被我这样的重吻,而不自觉的停下手上的动作。

我放开母亲的嘴唇,看着母亲整张鹅蛋脸颊又红了起来,我在吻着母亲的耳朵,在她耳边问说:“妈……能不能帮我口交呢?”

母亲看了看我,那表情是挣扎,带有点不愿意,母亲说:“用手不行吗?”我说小妹在楼上等我们两个回来,我怕时间拖太久,如果妈你愿意吹的话,应该比较快。

母亲挺挺胸口,把自己的头发往后拨,拿出一个发夹,把头固定成一束在后面,母亲说怕把头发弄脏,我轻轻摸着母亲的秀发,在把她的头往我下体压下去,母亲那张朱唇樱口,软嫩香唇,终于愿意替我吸吮鸡巴,我内心爽的无法自拔,以前光是手淫就很满足了,现在竟然在用她的樱口小嘴,替我鸡巴解慾火。

母亲先在我鸡巴周围吹出一股细细的凉风,沿着阴囊、鸡巴、龟头往上吹,吹得我鸡巴抖啊抖,在用淘气的眼神看着我,我见母亲怎还不含,就说:“妈……快啊……”母亲这才把鸡巴放入口中,不过竟然没有碰到口腔舌头,就像一根手指伸进宝特瓶里,上下左右都没碰到。

母亲在口里不停的呵出暖暖的热气,看我眉头皱的跟什么一样,这才两唇一闭,连着龟头跟鸡巴根处,紧紧的在嘴里吸吮,那口腔里湿滑的腔壁、那肥软表面充满细小颗粒舌面,光是没任何上下大幅度的动作,就已经让我双腿摊开,头朝天上,呼出长气。

虽然母亲是在车里侧着替我口交,虽然受到空间限制,还有时间紧迫问题,但是母亲的第一次帮我吹喇叭,还是没有太马虎,不像一些传统的酒家女。

从酒店带出来,要她先在车上替客人吹一下,总是那A片标准流程,就是一直吸啊吸啊,手一直用力套啊套啊,有点职业水准的还会看着你,应付你的就吹到你射出来,在一口精液吐在卫生纸上,然后丢到车窗,等着去宾馆让客人爽完后,收钱了事。

而母亲不仅吹含我的鸡巴,更讲就看着我的表情,来决定刺激程度,如果把鸡巴分成一半上下,则是上嘴下手,先含后舔、下搓上套;时而还舔舔阴囊、时而专攻龟头敏感之处,要讲细节可能讲不完,就大概描述一下。

我看着母亲那吸水声,简直跟电视上那种拉面声一样,母亲扭摆头部,用灵舌在我龟头下面一环,舔了一圈上来,到龟头表面,在一圈舌尖顶在马眼,立刻把舌头卷成O字型,包着龟头跟鸡巴下方,由上往下一轮,然后在上来,猛口张嘴在一吸,快速的上下在口腔里挤弄。

我的龟头一直挺着母亲的左边口腔,把母亲那红润的左脸颊顶出一个凸状,看的我心痒难耐,不停在母亲爱抚着母亲的粉颈,口中发出“痾啊……痾啊……”的叹息声。

母亲看我差不多了,把头摆正,开始大动作的上下吞吐,快要整根吸进嘴里,可惜我不敢手压着母亲的头用力压,不然就深喉咙了,只见这时侯突然有车头灯,朝我们这边照过来,我跟母亲两个人同时停止动作。

我心里暗骂了个“干,就快要出来了……”母亲抬了头看了一下,原来是经过,我看着母亲的脸说:“妈……快了,再一下。”母亲微微的摇着头说:“在另一边,等等人家下车经过,不就看到了……”

我不停的把手摆在母亲的后脑勺上,轻轻的压着,我说:“妈……所以要快啊……不会发现的拉……”母亲看了看我后,娇嗔的喊了声“哼……”

再一次把鸡巴放入口中,这次没多花招,可能是担心被看到,所以就很机器式的上下吸吮,不过该有的速度,还有口水的润滑度,加上那吸水声,还有之前吹了十五分钟的挑逗,我在也忍不住了,龟头像那背痒自己抓不到,结果有人终于来帮你抓一样的爽感。

我急忙把母亲的头拉了起来,右手上的卫生纸早就准备好了,马上盖住龟头,让那精液浸湿那面纸,在龟头前端马上的整个湿粘粘的,母亲在用手帮我套了套一下,这才我往后一躺,说声:“妈…你的嘴也太……好了吧。”

母亲把卫生纸丢在车上垃圾袋里,看看车里面那边还有没有没处理的,巡了一圈,自己拿了瓶水了,漱漱口,走出车外,把口中的腥臭精液,还有龟头上的污垢,全部给吐了一干二净。

这时我搂着母亲,骚骚小手,照惯例的亲了一下,就赶紧上楼了,而我买的宵夜,早已经凉掉多时。而母亲又回到那淡漠的表情,而晚上时,我看到母亲在客厅里,看着VAIONB上的文章,戴着一只无框细黑架的眼镜,把整头秀发用大夹子盘在后头,穿了件宽松大T,一件小短裤,在客厅的黄灯下,专心的用着电脑。

我倚在客厅门口的布帘后面,看着这幅画面,母亲这等美人,终于慢慢的跨过乱伦的界线,即使很慢、很慢,可能连母亲也不自觉的越陷越深,台北寂静的夜,一位提拔儿子到上大学的伟大母亲,从被恋母儿子骚扰,到现在的不抵抗,但也不容易妥下的状况下。

替自己的儿子纵慾,而母亲可能也不知道自己其实是在享受这过程,这母子乱伦的偷情,这母子相奸的情慾,据说在早期深山里的农村中国,里面的人一辈子没出过山,而随着儿子长大,竟然把母亲当作泄慾对象,而母亲也默许自己儿子的行为。

我想了想往后的日子,我应该还要更多母亲好一点,我把母亲当作是我的慈母,而又当成我的情人,我当然在学校还是会在交个女友,否则在学校可憋死我了,每当放假回来,在跟搔搔母亲那对小手,让母亲在一次的替我纵慾.之后的故事都比较不需要多说了。

回到学校后,正常的打工,而姐姐也老大不小,所以这工读生的工作也辞去了,不过我也觉得还好,因为姐姐从以前到现在,只有让我调教,但我不插入,一方面我怕姐姐弄假成真,所以始终没有乱来。

而跟单单姐的做爱,只有之前被母亲过年则被那次后面,我才狂插单单姐,之后我再次回到校园生活,因为跟母亲又和好了,所以只有偶尔特别痒的时候,或者视单单姐主动联络我时,我才会骑着车去单单姐公寓,解那熟女肉穴之痒。

我后面的回忆还有很长,不过都是我跟母亲如何偷情,在什么地方温存,但是比较没有多大印象,随着口交后,时间一拉长,母亲也开始让我在过程中自由爱抚她的身体,到最后,我甚至不用骚手这规定,只要母子俩人眼神交流,就很有默契的会互相挑逗,我想这种情人默契,如果没有交往很长的一段时间,是不可能这么了解彼此,后面还有深刻的回忆就是,母亲第一次让我插入她体内,那是在某温泉旅馆的时候,详情有点长,就不多说了。

之后我想告诉大家,母子乱伦并不是每个人都会发生的,要有很多因素,才会有这种乱伦的想法,恋母情结跟恋母乱伦,还是有差距的,要不是母亲早生我,又懂得保养自己,加上家庭因素,还有我个人的恋母情结,我想这一次都不会发生的这么自然。

在台湾这开放的社会里,走在路上看看,那些欧巴桑阿姨,看到就先软一半了,亲嘴都不敢了,还敢上床,我这种例子只是少数,母亲在外面当然也被吃过不少豆腐,有句话说得好,“没有丑女人,只有懒女人”,我母亲也只是比较会保养自己而以,所以才有等身材。

最后我想告诉大家,恋母系列到此告一段落,因为后面的回忆都是我跟母亲的性爱过程,没啥好琢磨的,在之后的故事,我不愿意说出来,母子乱伦本是私密之事,让我保有一点隐私,我想这不为过吧,而我大学的女友,说不上电视那些什么台大五姬、遥遥、大学生没了、蔓蔓,还是那些展场麻豆,但起码也是系上一朵花,我跟她交往顺利的两年,直到我狂骚扰母亲那年时,早已经把她淡,这件事让我耿耿于怀,虽然现在还是朋友身分,但她一直以为我劈腿。

虽然找不到任何证据,当然找不到……因为是我妈啊……但是还是离开我了,我回到店里没多久就辞去工作,因为不仅要准备专题、系上证照、多益、还有课业,这一切一切向是千金万龙闸一样,压得我喘不过气来,只有放假之时,才能回家与母亲缠绵,直到四上结束后,四下那悠闲时光终于到来,一个礼拜最低九节课,简直爽爆了,苦尽甘来,这就是先苦后甘,我很庆幸我之前没被当掉是值得的,还有选修尽量选满加学分也是对的。

写情色文章只是我个人兴趣,随着我个人还有要准备其他的事,例如看看一些英文书籍,增加外语能力,还有看些小说打发时间,在家里做做重量训练,锻炼一下自身肌耐力,陪朋友出去吃饭,我也是普通人,也有正常生活,请不要把我想的十分变态,整天都跟母亲搞在一块,孩子,那是A片才会有的剧情,你试着让你鸡巴硬个三天不能打,包准阴囊会痛,那个男人的鸡巴无时无刻都在勃起状态,又不是有病。

最后谢谢大家,希望大家看文愉快。“淫母口中屌,浪子硬插穴”,请期待我别帖新的作品,恋母回忆录系列以至尾声,欢乐的时光总是过得特别快,又到时间讲掰掰,祝大家赏文愉快!

请按 Ctrl+D 将本页加入书签
上一节目录下一节
如果您有建议或小说收集相关问题请留言给我们.
友情链接:九库全书 撸撸吧 艳文阁 先锋资源 啪啪啪 网址大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