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与母亲的回忆录(6章)店里的单亲妈
长篇H小说

作者:H小说吧     阅读:
收藏本书

上次过年时强吻母亲那娇鲜慾滴的香软酥唇后,我想这次应该是闹大了。母亲在那天生如梅花般寒冬中绽放的傲骨,现实生活中既是骄傲不羁,也是温柔多情。

或许就是这种极端的个性,让我不自觉的恋母,并不单单是身体上的诱惑,还有冰山美人的粉容,虽是不常出现笑容,不过把母亲逗乐了,那口樱唇随着嘴角上扬微微的一抹微笑,更是八仙过海、仙气四射啊。

可惜母亲这次铁了心,在也不准我碰她了。而我跟母亲温存这段日子过的如梦如幻、历历在目,本以为母亲抛开乱伦禁忌,从容忍我用鸡巴蹭她那屁股、到生病装可怜替我手淫套弄、还有在停车场后车厢第一次,真正用双手揉捏那我朝思暮想的水蜜桃美翘臀、过年的返乡巴士,厕所门口的狂吸猛舔蜜如糖霜的香唇,都是我忘不了的情景。

我独自走在街头,裤里炙热的鸡巴,随着我意淫母亲又开始蠢蠢欲动,可惜时光总是美好的,在这台湾、有多少母亲敢帮儿子套弄鸡巴?愿意让儿子揉捏美臀?我想大多数的人,都是网路看一看、意淫自己的母亲罢了。该知足了,母亲牺牲这么大,就把这些事情记录下来,永远忘不了的过去。

透过我指尖的键盘,一句又一句的敲出母亲那因为喝酒,而脸颊红润、眼神半开,舌吐兰花对我呵气,鼻腔发出诱人声音,一句简单的嗯,听得你龟头前端都紧紧的忍住,更何况还加上母亲滑嫩的修长手指,手掌温暖包住整根鸡巴,不停的上下套弄。

当我回神后,已经在店里准备上班了。我把心思都放在打工上面,渐渐六日家也不回了,硬要说起来,则是因为店里那一位,唯一最正的单亲妈。

我第一回第三章有提到这位单亲妈,约三三、三四出头,或许更小,儿子国小五年级,目前有个同是同公司企业的男朋友,大她十几岁,也是单亲爸爸。而这位单亲妈跟我名子差一字,所以把我当弟弟看,平常上班感情不错,不过只敢意淫,而那次骑车载她回市区,从此我就上班心思都放在她身上了。

公司制服一身海军蓝配色,标准黑头跟鞋、头发绑马尾,穿安全裤外面则是膝上长裙,不过不是紧身窄裙,上衣是白色为底的衬衫,材质偏厚不透明,从后边看隐约可见内衣肩带,而衣领和袖口还有钮扣则是空军蓝配色,左胸前刺绣一个公司英文名子和图案。

我站在柜台,因为没客人,但又不能走,我想做过服务业都知道,人潮总是一阵一阵的。那单亲妈,算了,改称呼单单姐,单单姐对我说,弟弟、其实是叫我本名,有时候私底下撒娇要我帮她工作时,都会故意走到你旁边,要你头低一点,我太高了,单单姐约在我肩头。

然后在你耳边娇滴滴的喊说:“弟,低,帮人家补一下饮料啊,拜托噜。”单单姐就是那副好声音,虽没到黄莺出谷、神仙咏乐那样夸张,不过娇声嗲气的ㄋㄞ一下,还真是不错。

当我还在想着单单姐用这嗲声在床上呻吟时,看我在柜台纳凉,就走来说:“弟弟,今天晚上人少,我去小仓库拿货来前台补,知道吗?”

平常则是正常口音,我想应该没有人会讲话故意这样的,嗲声嗲气如果动不动就挂嘴上,只会显得作做恶心、令人反感而以。顺道一提,小仓库是在店里,连着冷藏室而有两道门,一道店里、一道后门连至大仓库,也是我们关店走的地方。

单单姐蹲在地上,补着下面架上的饼干糖果,有补过货都知道,有时候低的地方你只能蹲着捕,更别提我这身高,铺个一排还真要命啊。

我在柜台前眼睛贪婪的盯着,看能不能看到单单姐裙里的内裤,结果就在一个青蛙开腿,我心中暗骂了个靠,原来是有穿安全裤,难怪敢这样大动作的张开大腿,不怕走光。我盯着那肉色丝袜,公司规定。

想像单单姐这位单亲多年的妈妈,守活寡这么多年了,想必应该肉穴应该是搔痒难耐,夜深人静时说不定躺在床上,扭动那纤腰摆臀。

趴在床上自己学狗爬式,把整个屁股硬是朝天花板抬得高高的,而双腿则是大开,伸出右手食指,从跨下不停的挖抠那湿润蜜壶、早已经泛滥成灾,想像今天上班看的男客人,整个美臀情不自禁的随着手指儿上下快速摆动。

整个肉穴那透明鸡蛋清白的液体,一阵一阵的沿着外阴唇流至到大腿腿侧,最后一个冲刺,左手抓着枕头死死的,而双唇紧闭,鼻腔发出阵阵闷哼,因为儿子书桌在隔壁,你们也知道现在小鬼都打电脑打到十一、二点。

单单姐却没法惹这么久,冒着被儿子打扰的危机,把握洗完澡出来身体最敏感的时刻,此时阴道分泌一股温暖的淫水,从小穴里整个流射个出来,手指却还做最后的抽动,而整个屁股更是不停了自然抖动,这是高潮的身体反应,随着高潮过后,母狗腰抬高的屁股早已经酸了,整个趴在床上。

微凸的阴户口贴着床单,而床单还在把那些滑嫩汁液给吸干。单单姐一身香汗,又在一次冲澡了,每次都用不同方式在自卫,总是能到高潮,不过也仅是少数而以。

“先生,我要结帐喔。”客人的呼喊让我醒了过来,而单单姐早已经站在我旁边,笑着说:“发呆喔。”我赶紧结帐,看着单单姐的身材,164不高、上半身纤瘦,而乳量只有B而以,下半身却是十分肥美。

这点我晚点说明,皮肤偏白、五官立挺,而那鼻子则是我最爱,上班时要上点淡妆、玫瑰红唇蜜,唇型不错,感觉很会吸,因为穿长裙原因,又不是合身的,所以看不出臀型,顶多走路一扭一扭的没这么明显。大腿较粗、小腿也是,包着肉色丝袜,小腿上还有不少青筋爆出,想必是久站的原因。

那天晚上下班,跟单单姐一起上晚班,走的时候小仓库就成为女人换衣服用的地方,身为男生的我只能在外场等待。一口娇音“可以走噜。”

我看着单单姐换下的衣服,很俗的运动外套、那牛仔裤不知道是买到男生的还是怎样,整个肉臀全部挤在一起,走起路来既没肉感晃动、也没那扭臀的艳丽,上楼梯时看的我直摇头,把一切原因全部推给牛仔裤的问题。

刚我跟单单姐说再见时,单单姐说:“今天要不要载我回去啊?给你载美女捏。”我问为什么,因为平常她那男朋友都会开车来载她回去,单单姐说:“唉呦。有时候都要等很久啊,昨天就等半小时,你忍心放我一个人在这边孤单?都没夜灯耶!!”

的确、我们店里算是整个百货公司里面最晚走,有得拼那种。我想说没多带安全帽,而且这边是郊区,还要送到市区,如果是平常我一定会拒绝,不过不知为何,看着那单单姐娇嗔的模样,令人不舍得。

“上车吧,不过我没多的安全帽,被抓到你要帮我付。”单单姐笑着说:“没这么倒楣拉,晚上11点都没人噜。”就这样我载着单单姐回去。

车程小远,而路途我一直跟她闲聊,单单姐还把双膝靠在我腰边,我故意问:“是不是你男朋友惹你生气啊?”单单姐:“对啊。他都没时间陪我。”

我一听、果然是心情不好,话锋一转开始说他那件裤子不好看,说他没时间陪你、我有时间啊,单单一直笑呵呵。我像是跟情侣那样跟她调情,问了很多色问题。

例如单单姐一礼拜作爱几次啊?是不是每天做啊?还有平常会不会上色情网站啊?不过那是因为我认识单单姐已经一年多了,才能这样问,不然普通人早就自己坐计程车回家去了。

因为单单姐虽然当妈,不过讲话态度还是比较属于年轻,不是传统社会,对于性话题总是比较开放。嗲声的说:“那有每天,每天的话、他早就累死了,不要这样害他拉。”边讲还边自己害羞,我在问单单姐的话是不是可以每天做,单单姐说:“我行、他不行啊,呵呵。”笑的还真够色了。

我停红绿灯时,故意把单单姐用手势叫他到我耳边,单单姐双手搭在我肩上,下巴倚着我颈侧,呼出的鼻息和女人香味,搔的我脖子和下面都痒起来,我说:“这边就有个可以每天做的人,而起一天要清三次枪,你想要吗?”单单姐拍了我的安全帽,笑着一直说我好色。

在绿灯起步时,我拉着单单姐的手不放,要她双手缠绕我腰圈,本来还会想要挣脱,不过没几下就放弃了。单单姐双手围在我腰上,可能被我这举动小惊一下,所以没整个身体抱着我,把两手手掌放在我腹部,当然也知道下面是我的鸡巴。机车停停走走中,常常单单姐的B奶酥胸,会随着机车停顿顶到我背上,还真他妈的软嫩。

到家后,单单姐可能也发现我的鸡巴硬起来,不过都没说破,而满脸红通通,我心想机会不可错失,赌了!?要吗失败离职不干、成功说不定能硬上单单姐,我想到母亲样子,那美臀我好想在搓揉一次,整个肉臀在手里的感觉,开始想像单单姐裙里的屁股。

我抓住单单姐的左手,手腕上还有一只翡翠玉镯,我将单单姐搂靠近我胸口,直接脸很近的看着她的眼睛,而双手从后边整个抱住单单姐,轻声说:“你还没回我的问题呢,要、还是不要?”

单单姐开始装傻,身体扭来扭去,想摆脱我的挣扎,我开始用我那鸡巴轻顶屁股臀肉,还一直抱着单单姐晃来晃去,单单姐一直说,让我想想、好像太快了,之类的话。

我开始用起撒娇,熟女都有一个缺点,就是母爱,我加重鸡巴给她的刺激,还拉着她的手摸我凸起的牛仔裤,说单单姐你看我硬一整路,你还不负责任。

最后禁不起我的骚扰,单单姐说:“不害羞的上来啊,等等进房时小声一点。”我看了看是栋普通公寓。随着单单姐的上楼,一路右手开始乱摸调情,手捏臀肉,使劲的揉、手指抠挤私处,搞的单单姐一路一直防守,还是让我摸了一屁股。

今天那小鬼因为补习班的疲劳早已经睡了,单单姐要我先去房间,等她洗完澡,我将上衣脱掉,剩件内裤。搓着鸡巴,想着这年轻妈妈的淫荡,说不定早就想要跟年轻男子做爱,三十如虎、这句话还真是一点不假。

看着单单姐全身水气的叫来房间,看到我结实的上半身,一对葱手早在我身上开始摸揉,我将单单姐的浴巾,勾住乳沟缝一把扯下。

单单姐全裸在我眼前,B奶白润的弹了弹,小巧粉红的乳头早已经硬了,更代表没有很多人舔过,小腹和腰间微微的赘肉,我双手从后面掐住肉臀,一把拉到我身旁,单单姐说:“小力点,我很久没做了。”

我蹲在地上,把她双腿张开,要单单姐坐在床上,手指捏揉阴蒂,双手灵巧手指,不停的玩弄那阴户,搞的单单姐杏眼半开、不停的低声呻吟。

我问了一句:“多久没做是多久?”单单姐正想要回答,我立刻把屁股捧住,直接贪婪的吸起蜜壶,舌头由下往上舔肉缝,整个阴户和耻毛被我舔的上下变形,单单姐爽的双手抓着我的头发,不停的“嗯嗯”的发出叫声。

我躺在床上,单单姐的香嫩蜜唇跟我口腔里的舌头,缠的不可开只,而右手不停的套弄我的鸡巴,我右手臂搂着美背,而手掌不停的捏弹右半边的肉臀,时而揉捏、时而骚动蜜穴。

这时我脑海突然想到,母亲帮我手淫那的那次,没有亲吻、没有爱抚美臀害蜜穴、只有最后射的时候才敢乱捏一把屁股而以,而如今单单姐顶多小母亲五六岁,却在这床上服侍着我,我竟然把单单姐当成母亲,想到这边,鸡巴抖了两下,单单姐看到鸡巴不停的跳动,笑说:“这么急啊。”

我不多说,一首压着她的头往下,想像是母亲帮我口交。温暖的口腔、满是口水的舌头,那忽快忽慢的吸允,整个鸡巴都弄的滑溜溜的,舌尖在龟头绕圈、舌面则顶着马眼一直上压重舔,在来个玉指不停的上下搓动根部。

我低着闷吼一声,“单单姐”守则死板板的固定后脑杓,把整根鸡巴塞满她的口腔,直到顶到喉咙,射的十分爽快,把对母亲没法得到的全部给单单姐。

单单姐红润的脸庞,粉拳打在我胸上说:“憋死我了,有一些还直接射到喉咙,又不是说不吞,真是低。”虽然话这样讲,不过表情好像很喜欢这样,我在她嘴上吸了一下娇唇说:“你也不是挺喜欢这样吗?”喜欢被强迫的单单姐、跟不愿意而老是被我强迫的母亲相比,让我带有一种前所未有的的快感。

我搂着单单姐继续爱抚,一方面跟她聊天知道她性慾很强,光靠她男友无法满足,说她其实也有想着我自慰,想尝试跟年轻男人那硬挺的鸡巴,不停的抽插的快感,还说不过自己想归想,工作圈没有真正认识的小男生,今天要不是我这么大胆,她今天也只能手淫度过。

我诉说着我老早就对单单姐有意淫,上班的第一天看到你,回宿舍洗澡就尻了一枪,想像我在淋浴间狂抽穿着制服的单单姐,被莲蓬头湿透全身,跪在地上张口接受我的精液。

单单姐娇羞的说:“色死人了,你这么喜欢我服侍你啊?”我看鸡巴回气的差不多了,一个把单单姐翻到正面,这次我不想要后背式,那只会让我想到母亲那停车场被我捏揉美臀的画面。

我用龟头划了划阴唇,搔的单单姐眼睛半开,不停的用舌头舔着被慾火弄干的蜜唇,胸口不停起伏,我左手玩弄乳球,虽然不大,但是弹力十足,一手掌握让那乳头在手指缝隙挤出,揉捏乳房,一口含、吸、舔、咬那奶头,弄得单单姐一在呻吟,而肉穴更是不停的泛出液体。

鸡巴挺肉缝,一个推送,顾不得怜香惜玉,用力一顶到深处,爽的单单姐整个弓起背部,任我疯狂抽插,我脑海想要忘了母亲的身体,我越想忘掉,在抱着抽插同时,就越难忘记母亲的倩影。

我要单单姐坐在我身上,“那来这么多花招,嗯…”鸡巴又整根没入,我决定今天不管要花多久,我他妈的就是要干死单单姐,把母亲不帮出火的气,全部出在单单姐身上。

后面几个小时的详细情节我已经记不太得了,只知道有在桌上的手压着头,后插屁股啪啪声,也有女上男下的做爱,还有单单姐骑在我身上一直扭动那对屁股,最后在浴室里还在一次的抽送,弄得我筋疲力尽,而单单姐酸痛、走路一拐一拐的,早上在门口催促儿子去上课,然后儿子一出门,又跟我在床上舌吻缠绵,睡到中午醒来。

单单姐做了简单的午餐,又回到店里上班那样,像朋有的聊天,顶多偶尔揉捏挤把肉臀、强吻樱口朱唇。在店里我们表现正常,决不轻易乱来,而我在店里鸡巴骚痒时,总是利用吃饭休息时间,直接要姐姐手趴墙上、肉臀挺高,让我压着身子、鸡巴挤弄屁股肉瓣、在姐姐耳边说些色情的话,双手揉捏乳球。

如果真的很想要,就干脆看她要不要帮我吹,通常是愿意,我不强迫人、但我会摸的她慾火高胀。有时晚上平常日没人,就在冷藏室里跟单单姐调情,不怕别人看到,冷藏越冷、单单姐口中的鸡巴就越烫,还有她男友来的时候,我在柜台后面、当单单姐站在柜台跟她男友聊天时。

我都故意揉捏那对屁股肉瓣,有后故意用龟头刮来刮去,有时手指轻轻划圆圈,搞的单单姐伸手一直在后面挡住我的手,还大眼瞪着,要我别闹,那表情跟母亲那生气高傲中,带有一点耻辱很像。

都是怕别人发现,所以越是这样越是刺激,每当单单姐如果前一晚服侍她男友后,一早到店里还没开张,我就先在大仓库里跟单单姐温存,甚至不顾她愿不愿意,硬是挺入肉穴,不过不能太激烈,怕会把衣服弄脏乱。

最佳纪录是,早上没开店在大仓库强干单单姐,午餐在小仓库要单单姐跨在我腿上扭到我精液射出来,晚上收店时不停的亲嘴爱抚,当晚则是到单单姐家中,两人先小睡一下,半夜抠吸着单单姐的蜜壶,呈六九式、享受口交的快感,一路抽插到天亮,睡到中午在门口狂吸那甜润蜜糖双唇,吸到我都舍不得走,最后才依依不舍离开。

我承认过年后那半年,我一次都没回家,顶多打电话回去抱平安,当中把单单姐和姐姐当成泄慾工具,也因此冷漠大学女友,所以分手。

我享受那轻熟女带给我的快感,风韵犹存、既淫荡又好色的单单姐。不是那种A片的AV女优,一脸他妈的贱样、就是希望你他妈的干死她,单单姐只是性慾强,他男友没办法满足她,所以小弟代劳,明明就是性慾很强、却必须在儿子面前装的一脸慈爱母亲,同事眼中的俏皮可爱、端庄有礼,平常喜欢开车跟男友到处去宜兰玩,买一些土产。

每当我知道这几天单单姐要陪她男友,我抓到机会,一定会很用力的干。不知道是报复心态,还是把母亲对我生的气出在单单姐上,而姐姐顶多帮我口交和手淫,不愿意脱衣服全裸,喜欢我的爱抚。

尤其每当我在店里强迫她的时候,她说她会有一股快感,怕被发现,外面客人吵杂、店员的谢谢光临声音不间断,明明外场忙得要死,却跟我在大仓库里,摸来摸去。

我会帮她指交和吹舔嫩穴,跟熟女不一样的是,因为年轻所以很容易敏感,肉穴显的粉红、不知道哪个男人鸡巴享用过这嫩穴,而我手指插进去就能感到一股臃塞感,一开始时还会吃疼,我告诉姐姐回家可以自慰练习,姐姐说她没这种习惯。

我猛吸嘴唇,舌头缠绕,吻着她的玉颈香肩说:“是因为喜欢我的爱抚,所以宁可给我全身摸揉,也不愿意自己挑逗?”姐姐没说话,又将头低下,技巧性的吹含我的鸡巴,我想这就是所谓的调教吧?

从生涩害羞,变的我一个眼神就知道我想干嘛,带去电影院,害羞的从头到尾一直摸我鸡巴,而我的手绕过她的脖子,手掌不停的捏揉乳球,晚上经过学校,干脆带到学校角落,尽情玩弄,互相帮对方泄慾.虽然次数不多,但也直得我每次细细回味。

这次先讲店里的故事,母亲那算是告一段落了。不过随着时间的淡化,加上我考证照没考到、考是又考不好,骑车在路上被撞,走在路上莫名其妙被十多条野狗追,捡到一千元是假钞,一堆鸟事。而半学期过去的尾声,期末考前一晚还生了一场大病,考完后我一个人在宿舍里哭,就是死也不愿意打电话跟母亲讲。

直到我因为大四要做专题,大病初癒又操了一个月的程式,天天debug,最终因为疲劳倒下,吓的教授和助理送去医院打葡萄糖,终于替我连络家人来照顾我,那时我看到母亲因为心疼我生病的脸庞,竟然是如此憔悴,埃,一言难尽。“那怕娇母泪如痕、也要猛插蜜穴壶”

请按 Ctrl+D 将本页加入书签
上一节目录下一节
如果您有建议或小说收集相关问题请留言给我们.
友情链接:九库全书 撸撸吧 艳文阁 先锋资源 啪啪啪 网址大全